点击返回活动页面
标题:我怀念远古
[文章正文]
  

    从千年的老榆树绽放的新叶上,我思维的精灵沿着新叶的经脉游走在上溯时间的长河里,在老槐树的根部,我像是一尾逆水而游的黑色的,坚硬的鱼,找到了原始的“低碳”世界。那时的老祖宗们,不管他是类人猿,还是从水里浮出的水怪,因为到今天,人类的起源,老祖宗是谁?这个大大的问号,一直在生命起源的史册里逗留、不解。


    在远古的伏羲时代,这也是从书中认识的中国人的人类启蒙祖先,他在给爬上岸的龟身上自然地纹路点化后,周易的雏形“洛河图”诞生了。混沌的世界由此明朗起来了,天支地干,阴阳五行自然运行,滋润着环宇苍生。那是人们对自然的认识还处在萌芽期,对于自然界的一些奇特现象大都以鬼神所致。从原始社会到封建社会的进程中,鬼神占据着重要地位。漫长的社会演变,尤其是从半殖民地愚昧的国度到无神论的先驱马克思的问世,唯物主义和唯心主义就开始了舌枪唇战。


    那时的天,那时的地,那是的草,那是的人类,都是那么的清新美丽。一切都在原始的“低碳”期,就是有些原始的争斗,角斗,武器都是一些棍棒石器类。自从有一天原始刀耕火种、活剥生吃的日子被一道石器碰撞的火花画上句号;自从有一天,原始群居狩猎、平均分配的生活被剩余价值的贪婪和私心所取代;自从有一天,棍棒石器、长矛大刀的“低碳”武器被一声巨响的火药所改写。“低碳”的原始期从那时起,就开始了人类向“高碳”期的无穷尽的迈进。


    当一群水鬼们从西欧方的海岸,挑着血腥的旗帜,举着火药枪爬上我们的岸边时,他们用火炮打开了封闭已久锈迹斑斑的红色虎头含环的辟邪门时,我们的祖民们在三元里、在潍坊的铁路旁,用长矛大刀和洋枪洋炮洋鬼子们决斗。从那时起,这座蓝色的星球上就开始演绎罪恶的“高碳”。第一次世界大战,第二次世界大战刚刚谢幕,第三次世界大战正在紧锣密鼓地不知在那一天的早上或傍晚,“核战争”的阴影将会造就“核高碳”的快速升级,地球末日的火速到来,将验证预言家们的预言:是人类创造了人类文明,也正是人类毁灭了人类文明。


    能挽救地球的唯一方式,就是消除核战争。但是,这只是一个美好的设想。超级大国时时在各国的周边用战争的方式来换取满足自己国家自私的资源。接二连三的军演,炸弹释放的有害气体是人类生活释放出的有害气体高出几百倍,几千倍,几万倍……,无法阻止的贪婪的超级大国,你阻止他的同时也是一些小国付出高昂的、血的代价的开始。只有相信,天工的巨眼是公平的,超级大国的肆意张狂之时,正是他们自己给自己掘墓的开始。

    为了这座星球的生机,全世界人民都要行动起来,阻止战争,倡导“低碳”,为世界大同的“低碳”世界而努力。我怀念远古,就是怀念那是的纯纯的“低碳”生存环境。我还念远古,就是用远古的“低碳”来唤醒今天的至高不下的“高碳”的睡眠的麻木神经。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环保公益 污染投诉 冀ICP备12023418号 冀公网安备 13010802000388号
Copyright © 1998 - 2016 NetJuChuanBo Inc. www.Yzhb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石家庄网聚文化传播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