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评迷局:环保局、研究院或涉嫌帮企业“造假”
2015-6-24 10:18:00 阅读量(5104)

龙珠村村民郭松玉的房门正对着工厂铁围栏,距离仅约20米。按环评要求,居民须迁走后企业才可生产。


6月13日,属于鼎信物流有限公司的湾坞镇14号码头运输镍矿违反环评要求,码头上大量遗撒红土镍矿粉尘,将冲洗镍矿运输车的污水直接排入海里。


龙珠村兰义城说,因海水被污染,渔民养殖的数千亩龙须菜大量减产。


6月11日,郭松玉家客厅里所有的家具都盖上了报纸以防粉尘覆盖。


6月13日,鼎信实业的湾坞镇14号码头附近,推土机将废渣填入一片芦苇荡,村民在此提取了废渣样品。记者将白色固体废渣取样带回北京检测,17日的检测结果显示,该样品汞超标10倍。

福建宁德一企业项目公众环评问卷调查名单涉造假;环保局罚单也未阻其未批先建并试产

近日,福建宁德就当地一家有色金属深加工企业--鼎信实业有限公司的三期项目举行环评听证会。

在听证会前,企业所在地的居民代表查看了此前环保局公示的该企业二期项目环评报告,他们发现,在公众参与环评问卷调查对象名单里,标注跟他们同村的,他们却几乎都不认识,于是对其公众满意度为99%的结果产生了怀疑。

他们就名单逐个核实确认,过半数的人并非当地居民,而且相当一部分人也不住当地。名单中的村民受访称,当时企业来人只收走了个人信息但未填表,有的压根不知道所谓调查。

居民代表查询发现,鼎信三期并未公布环评公众参与者详细名单及联系电话。他们申请公示,环保局回函称名单“涉密”。

在鼎信三期听证会上,他们质疑企业环评“大规模造假”。

对此,鼎信二三期的环评报告出具者--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宁德市环保局、鼎信实业均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请求。

当地镇干部对新京报记者解释,环评征集公众意见还面向了在当地居住打工的外地人。但他没有回应名单涉嫌造假的疑问。

而记者调查还发现,鼎信三期在听证前就已投入试生产。鼎信一二三期,都曾因未批先建收到环保罚单,但都未停止其相关违法行为。

【核实名单】


村里被打招呼“不许说”


6月初,湾坞镇的村民陈子春等人拿到了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对鼎信二期所作的环评报告简本。当看到公众参与环评问卷调查对象名单时,他们发现,地址栏标注跟他们是同一个村的人,他们却从没听说过。

而6月18日,宁德市就将对“福建鼎信实业有限公司镍铁合金及深加工配套三期项目环评审批的环境保护行政许可事项”举行听证会。作为该听证会所涉及的利益相关人,湾坞镇村民陈子春、兰义城、兰弟弟、陈命庄通过申请,获准参与听证。

他们商量了一下,6月16日,4人找了一辆车,开始挨村走访核实求证鼎信二期公众参与名单的真伪。

在半屿村,负责户口管理的会计、65岁的林奇振一一对照核实了半屿村17人名单,确认14人非本村人。

兰弟弟根据名单拨通了其中两人的电话,对方表示完全不知道环评问卷调查的事情。其中一名女性称,她的丈夫是在鼎信二期上班,不过他们并不住在半屿村。

名单中龙珠村的有82人。他们找到负责户口管理的村会计郑兴生,核实了有35人不是该村的人,在名单上的龙珠村人,大多在鼎信二期打工。陈子春说,他打了几个名单中非龙珠村人的电话,其中有一对夫妻讲湖南话,他们表示是在鼎信二期工作,不过一直住在市里。

浮溪村的有36人,村委核实有23人系非本村人。还有村干部指出,其中有6人是镇里的干部,怎么会在浮溪村名单里呢?

白马村会计陈财生核实了该村在名单中的39人后说,没有一个是本村的。4人试图委托该村村委会出具一份证明,但没有成功。陈子春告诉记者,一村干部回复说,你们调查名单的事情镇里知道消息了,不许我们说。

作为利益相关人,半屿村村民陈命庄的代理人尤勋也参与了核实这份公众参与名单的真伪。

尤勋说,他们对鼎信二期环评报告简本附录提供的公众参与信息名单中4个村的177人进行了核实,确认至少有111人不是这4个村户口上的人。他说,不排除有一部分人居住在村里,但他们核实了其中相当一部分人甚至都不住在村里。

尤勋对记者称,根据他的调查,名单中,只有部分村民知道鼎信二期环评调查一事,但只是被企业来人收走了个人信息而未填表,另一部分人压根就不知道有环评调查。

然而记者在鼎信二期的公众参与调查名单中看到,公众个人征求意见栏里总共288份问卷,99%为满意。其中涉及拆迁户为74人,占比26%。

【质疑听证】


新项目也有类似问题?


村民们担心,鼎信二期环评报告公众参与信息名单有如此问题,那鼎信三期会不会也这样?

他们网上查询发现,鼎信三期环评报告简本中的公众参与名单,仅有姓及所在村组,而没有名及联系电话。兰弟弟告诉记者,根据这份名单,村民代表核实发现,其公示的198人,很多人的姓是村户籍里没有的姓。

“鼎信二期在拆迁群众中意见都闹得那么大,而鼎信三期公众参与调查的满意度是98%,这完全不可能。”尤勋表示。

6月17日,听证会前一天,陈子春等人赶到宁德市环保局,希望其提供一份鼎信三期环评报告公众参与的完整名单及联系方式。宁德市环保局书面复函称:“行政机关不得公开涉及国家秘密、商业秘密、个人隐私的政府信息”。

对此,北京义派律师事务所王振宇律师对新京报记者表示,根据政府信息公开条例,涉及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的,并非绝对不可公开:“行政机关认为不公开可能对公共利益造成重大影响的,应当予以公开,并将决定公开的政府信息内容和理由书面通知第三方。”王振宇称,环评公众参与调查名单本身并非商业秘密或个人隐私,而是环评透明度的重要环节,宁德环保局的答复在形式、程序、实体上都是违法的。

在次日鼎信三期听证会上,尤勋质疑,“这样大规模的造假,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还有什么资格承担三期的环评?”

6月23日,记者联系采访福建省环境科学研究院鼎信二期环评联系人钟厚璋,他表示:“这件事情我们不便接受采访”。鼎信实业对记者表示:“我们不接受采访”。宁德市环保局称:“请联系市委宣传部。”

此前的6月20日,湾坞镇副书记张民顺对新京报记者说,在鼎信二期的环评征集公众意见过程中,考虑到一些村民意见比较“激烈”、“片面”,所以未完全采集当地村民的信息,而是面向所有居住在当地的人,包括在鼎信二期打工的外地人。

对上述村民称调查名单存在造假的嫌疑,张民顺称,他在听证会上也听到村民对这个事情的反映,但这是环评单位的事情,他自己不清楚。

记者在鼎信三期环评报告简本中看到,对公众意见调查对象的选取要求是:“主要是可能受项目建设直接影响或间接影响的地区公众。调查对象以工程建设所在地及周边地区的村民为主,主要是湾坞镇等地的村民。”

王振宇表示,环评调查对象选取的原则是“建设项目影响范围内的公众”,而且越受影响越有权表达意见。此次相关环评机构的做法不但不妥,而且涉嫌违法。

【未批先建】


待环评项目半年前已投产


村民代表兰弟弟表示,6月18日的听证会实际上“开和没开没什么两样”。

按项目环评审批流程,企业经环评批复后才可以建设,而记者在当地调查发现,鼎信三期实质上不仅已建成,而且已开始试生产。

6月12日,记者在鼎信三期厂外看到,重型车辆进出厂内,高耸的烟囱排放着白烟,工厂车间敞开的玻璃窗内飘出白色烟雾。即便百米以外也能清楚听到车间机器运转的轰鸣声,厂区附近飘着一股刺鼻气味。

记者查证到,宁德市环保局对该企业环评未批先产的情况是清楚的。

2014年12月16日,宁德市环保局在该局官网公示了一则对鼎信实业的行政处罚决定书,处罚书写道“2014年10月10日和11月11日,我局执法人员对你公司进行现场检查,发现你公司三期项目至今未办理建设项目环境影响评价审批手续,擅自建设并投入生产”。

也即,鼎信三期至少在环评听证会召开的半年前就已试生产了。

尤勋告诉记者,对于环评未批先建、环评未批先产,鼎信三期的代表陈劲松回答他:“这是根据政府重点项目特事特办、大事快办、急事急办原则,申请了容却预审。”

对此,鼎信实业、宁德市环保局均未回应记者采访要求。

记者从宁德市环保局官网查询到,鼎信实业是当地环保部门处罚名单上的“常客”,鼎信一期和二期都曾因未批先建受过多次处罚。

同属于一个集团的鼎信镍业有限公司、鼎信实业有限公司、鼎信科技有限公司、鼎信物流有限公司,自2013年6月到2015年4月,仅被当地环保部门公示的环境处罚就达18次。

其中,对鼎信实业的处罚有7次,分别为2013年2次、2014年4次、2015年1次。违法事实主要为:先后多个建成投产或试生产的项目未办理环评手续、烟尘排放超标、污染治理设施运行不正常、污染治理设施不完善、酸洗车间煤焦油池发生渗漏、环保“三同时”制度落实不到位等。

【未迁先产】


防护区内村民艰难生存


按照鼎信二期和鼎信三期公示的环评报告要求:该项目周边应设置不低于1000米的环境隔离带,卫生防护区内居民实施搬迁和安置后,企业才能投入生产。

而根据记者调查,事实又并非如此。


66岁的龙珠村村民郭松玉的家是一栋面积400平方米的二层楼房,大门正对着鼎信三期项目的铁围栏,距离约20米。因噪音和气味,郭松玉的儿女们被迫带着孩子迁到另外一个村,如今这个大宅子只有她留守。

6月11日20时许,记者在她家里看到,客厅里所有的家具都盖上了报纸,虽然大门紧闭,仍能听到工厂的机器轰鸣,闻到刺鼻气味。老人告诉记者,即便门窗关上也挡不住粉尘。

和郭松玉一样住在卫生防护区内的还有十几户居民,大部分是老年人。70岁的张富乃告诉记者,今年3月,上面来人检测了家门口水井的水质,告诉他“水污染了,不能吃”,但检测人员没有告诉他污染原因。

距离郭松玉家数百米,是龙珠村最大的一个自然村,居住有500多人,也处于鼎信三期和鼎信二期1公里卫生防护区内。早在两年前,鼎信二期就已投产,而这个被二期环评要求搬迁的村落至今未动迁。

该村村民兰义城等人告诉记者,他们每天都在巨大的噪声中生活,而且空气、水、海岸养殖场的污染也越来越重。当地主要以养殖龙须菜和渔业捕捞为主,但自从一些企业陆续投产后,向海里直排污水的现象比较严重。两年来,大部分养殖户因亏本放弃养殖,龙珠村的养殖业投资缩水2/3。

6月20日,负责卫生防护区搬迁工作的湾坞镇副书记张民顺对记者表示,在鼎信二期1公里卫生防护区内,大约有3个自然村1000多居民需要搬迁,目前有64%住户签订了搬迁协议,剩下的还在协调中。

而对于涉及鼎信三期项目1公里卫生防护区内需要搬迁的居民,张民顺表示,目前还来不及顾及。

他说,从目前看,全部安置还是有很大难度,市里已准备整体推动卫生防护区内的搬迁安置事宜。

就搬迁问题,鼎信实业拒绝了记者的相关采访请求。

本组稿件/新京报首席记者 陈杰 摄影报道

投稿邮箱:TouGao#yzhbw.net(#改为@) , 客服QQ:1203085793(绿色河北)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