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境公益诉讼不能只打“落水狗”
2015-8-20 6:45:00 阅读量(6872)
□燕 农
    日前,中国生物多样性保护与绿色发展基金会在宁夏中卫市中级人民法院提交诉状,起诉8家企业的违法排污行为“污染腾格里沙漠”,要求企业恢复生态环境、消除危险等。这是去年媒体集中曝光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后,肇事企业遭到的首起公益诉讼。在此之前,部分企业主已被追究刑事责任,当地部分官员遭行政处罚。(8月18日《新京报》)
    让环境污染主体不只遭到行政,乃至刑事责任的追究,还要承担很大的损害社会公共利益的民事责任,从而对环境违法行为予以高压和震慑,这是新环保法引入环境公益诉讼制度的立法初衷。腾格里沙漠污染案件影响颇大,对涉事企业提起公益诉讼,既是依法维护公共利益的体现,也能够借此宣传和普及环境公益诉讼制度,是以,确有必要。然而,对这一典型案件的公益诉讼,依然带有“痛打落水狗”的无奈色彩。
    新环保法实施以来,此前公开报道的四起已立案的环境公益诉讼案件,其中有三起案件已刑事入罪,即该案的刑事部分已判决,当事人也已服刑。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这种刑事判决后的环境公益诉讼,是在以往该类诉讼艰难阴影下的“自降门槛、走捷径”,是利用新环保法实施后的“退一步的胜利”。显然,对腾格里沙漠污染事件的公益诉讼,又是一起“走捷径”的诉讼。
    之所以说其“走捷径”,是因为刑事判决之后启动公益诉讼,一方面省去了司法诉讼中最为繁琐和艰难的取证、鉴定等环节;另一方面,这类诉讼案件能获得地方政府支持,大大降低了诉讼难度。
    这是一种有喜有忧的局面,喜的是,无论如何,环境公益诉讼已起步;而忧的是,“走捷径”的背后掩盖着单独的环境公益诉讼仍举步维艰。中华环保联合会有关人士认为,“大部分社会组织由于资金不足、专业人员欠缺等原因没能力开展环境公益诉讼。一些社会组织由于资金问题,运营都很困难,进行环境公益诉讼的难度很大。”其实,还有一个重要制约因素就是来自地方政府的阻力。
    所以,我们当然乐见环境公益诉讼跟随在刑事判决之后“打落水狗”,但是也必须要考虑环境公益诉讼如何走出怪圈。从这个意义出发,日前中组部发布的《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试行)》应该被寄予厚望,从而首先扭转地方政府的态度。
投稿邮箱:TouGao#yzhbw.net(#改为@) , 客服QQ:1203085793(绿色河北)
正在加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