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好好读书,还有我呢”

环保公益 来源:石家庄新闻网 2017-1-12 10:02:00 446 0条评论
容士彦家的台历上,每一页都标注着他参与的公益活动,最多的一个月有14次,最少的也有10次。


              • 容士彦正在统计2017年需要救助的学生名单和情况

每个救助的学生,容士彦(右一)都要到家里走访。

本报记者 李莉雅/文 张晓峰/图

30多年,100多名学子,30多万元。这是一组数字,它们看似简单,背后却是一位老人助学的不平凡故事。

这位老人叫容士彦,是石家庄学院的退休教师。从上世纪80年代起,容老师便开始资助周边县市贫困山区的学子,直到如今,从未间断。

虽然他年龄越来越大,但助学的脚步却没有放缓。他说,现在岁数大了,做公益更得争分夺秒,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贫困失学的孩子越来越少。

五分钱播下助人的种子

1月9日,记者来到容士彦家,他正坐在书桌前统计受助学生的名单。“又是新一年了,有新的受助学生,也有完成救助的学生,需要重新统计一下。”容士彦说。

书桌一角,摆放着厚厚一摞装订整齐的本子。这些本子都是容士彦制作的,是历年来的助学统计。翻开其中的一本,受助学生的信息和受助情况一目了然。“这只是最近几年的,太多了太占地方,我就让孩子们给搬到地下室了。”容士彦说。

为什么能坚持30多年助学?“我做公益,就是因为儿时的5分钱。”容士彦这样解释。

时间回溯到他小学5年级。当时,学校每周六都组织学生看包场电影,每人需要付5分钱。对于当时的他来说,看电影就是奢望。“小时候家里生活很困难,常常吃不饱饭,哪有钱看电影。”容士彦说,每次同学们排队准备去电影院时,他都会默默地从队伍中走出来。一位姓戴的老师知道他家的情况,就把他拉回队伍,让他跟其他同学一起去看电影。“老师虽然从没说过什么,但我知道,我看电影的钱是老师付的。”几十年过去,容士彦对老师把自己拉回队伍的情景印象深刻,满心感激,这也在他的心里埋下了一颗助人的种子。

容士彦心里那颗助人种子的萌发则是受了同龄人雷锋的影响。“当时我正在读大学,雷锋的事迹和雷锋的精神给了我很大的启迪。我也经历过贫困,知道那是什么滋味儿,也体会过在贫困中有人拉一把的幸福。”容士彦说,所以他要尽自己所能去帮助需要帮助的人。

帮助人,首先要自己有能力。所以,助人花朵的绽放是在容士彦1964年大学毕业后。他当时被分到灵寿县教学,身边同事、朋友甚至是一面之缘的人,谁有了困难、麻烦,第一个伸出援手的都会是他。一个月的工资捐给只有一面之缘的老师,自己啃了几个月的粗粮饼子;攒了几个月的生活费捐给了生重病的同事,家人捡菜叶过日子……

后来,容士彦调入石家庄学院工作,工资涨了,助人的费用也跟着“水涨船高”。

一瓶矿泉水也不舍得买

容士彦一辈子没有离开教学岗位,所以他最心疼那些上不起学的孩子。

上个世纪80年代,他在一本杂志上看到了上海一对夫妇的故事:丈夫身患重病,妻子不离不弃。他和妻子杜志斌商量后,决定帮一帮那对夫妻。这一帮就是7年,两家人成了没有见过面的朋友。那位重病的丈夫去世后,孩子上学遇到了困难,容士彦又接着资助孩子上学。

“孩子上不起学很可怜,尤其是山村的那些孩子,如果辍学了,可能就会像其父辈一样,一辈子走不出大山,我得帮帮他们。”容士彦把自己的决定告诉了家人,和他一样善良的家人欣然同意。

最开始,他是从报刊上了解到一些贫困孩子的信息后,就到村里给他们捐钱。后来,他就通过希望工程办公室、各县妇联等部门以及学校、慈善机构给孩子们捐钱。随着获得的信息越来越多,他资助的学生也不断增多。

为了帮助最需要帮助的孩子,每次得到贫困学生的消息后,容士彦就骑自行车去学生家里走访,再于每年暑期把助学金送到学生家里。如今,他的足迹几乎遍布石家庄周边山区。“直到2010年,我都是骑自行车去走访、送助学金,一天下来平均要骑行200多里。”容士彦说。

出门一趟不易,为了多走访几个学生,他常在凌晨三四点钟出发,直到天黑才回到家。“我是算过时间的,在凌晨出门趁着市里有路灯,等骑到了市区,天正好微微亮,没有路灯的道路也就不害怕了。”容士彦说,他一趟最少要走访3个学生,都是划片儿、划县去走访,这样能省时间。

容士彦制订了助学标准,这些年来,这个标准也在不断提高。“最开始时,孩子们每个学期统一200元。后来根据年级不同,定了不同的标准,资助金额为小学生每年600元、初中生每年800元、高中生每年1200元、大学生每年5000元。“如果特别困难,还会根据情况增加。”容士彦说。

这么多年慷慨助学,他在走访的路上却连一瓶矿泉水也舍不得买。“我都是带上两三个大号塑料瓶子,装满水绑在自行车上就上路了。”容士彦说,有时到偏远的山村就已经下午了,为了方便第二天继续走访,他也会找个便宜的旅馆住一晚。

有一次去井陉走访,因为路滑,容士彦摔倒了,膝盖疼得厉害。但考虑到几个孩子等钱上学,出门一趟时间紧张,他就忍痛继续赶路。一天下来,他到晚上八九点才回到家。后来到医院检查,他的右腿髌骨骨折,竟然忍痛走访了一天。回忆起那次受伤,容士彦说,“只要少一个辍学孩子,这些都是有意义的。”

三十多年不停歇的助学路

吃得简单,穿得简朴,算计生活中的每一分钱……这是大家对容士彦的评价。他有两个女儿,老伴没有工作,他自己的退休金也是刚涨到4000元。为了省钱帮助别人,多年来,一家人买菜总是买别人挑剩下的,全部是一两元一堆儿地买回来。他也很少买新衣服,身上的背心是老伴用破旧衣服拼接做成的,脚上的袜子也是缝缝补补穿几年。然而就是这位“抠门儿”的老人30多年来助学捐款达30多万元,资助的学生有100多人。光是2016年,他资助的学生就有十几人。

正在石家庄学院读大三的燕慧芳就是受助学生之一,她已经是第三年受容士彦的资助了。“我大学报到的那天,容爷爷赶到学校,帮助我办理了各种手续,还把5000元钱给了我,看着他满头大汗,我特别感动。”燕慧芳说,她会用功学习,不辜负容爷爷的爱心。

很多受助的孩子常写信表示感谢并汇报学习情况,容士彦也常在回信中给予鼓励。

“除了助学外,容老师还常捐款帮助一些困难的家庭和老人。他还加入了多个爱心公益组织,跟着大家做公益。”近几年常跟容士彦一起做公益的朱志勇说,容士彦生活特别简朴,可捐助别人却从不心疼,这些年他助困助老的捐款也将近10万元。对于这些,容士彦说,“自己节俭点没啥,多省点,也许就能多帮一个人。”

容士彦做公益,老伴和孩子们都很支持。老伴有时会陪他一起去送助学金,老两口还曾一起坐火车去云南看望捐助贫困学童。受父亲的影响,容士彦的两个女儿和女婿也在资助贫困学生。如今,一些想献爱心的人得知他资助贫困学生,常找他寻找帮扶对象。每次得知容老师走访的学生家庭情况后,石家庄学院的很多老师也会捐助一些款项,跟着容老师做公益。2016年2月,容士彦成立了名为“助学扶老”的公益团队,90多位爱心人士加入进来,大家一起做公益。

守住学生反哺社会,这是容士彦助人结出的最美果实。很多当年的受助孩子工作后,也开始做公益。灵寿县的李春英就是其中一个。李春英父母双亡,和70多岁的奶奶相依为命,小学毕业,没钱读初中。容士彦得知后立刻骑上自行车,到村里看望李春英。看着孩子那双渴望读书的眼睛,他当即决定供她读书。后来,李春英考上了石家庄师范学校,毕业回村教书。不仅如此,容士彦还经常把李春英的奶奶接到自己家住。他和爱人叫老人“大娘”,左邻右舍都以为老人是他家亲戚呢。现在,李春英当上了一所乡小学的副校长,也热心公益事业。

容士彦说,在他资助过的孩子中,不少人也像李春英一样知道感恩、知道回报社会。爱心传递下去,这是他最欣慰,也是最骄傲的事。平山县的胡利伟大学毕业后在郑州创业,他也像帮助自己的容伯伯一样,做公益、献爱心。“初中毕业的那个暑假,有一位骑自行车的伯伯来家里找我,身上的背心都破了洞。当时不知道这个人是谁,只听说是来帮助我上学的。我的高中和大学的学费都是容伯伯付的,多亏有他的帮助,我才没有辍学。”胡利伟说,在别人困难时帮一把,可能就会改变这个人的一生,他会把这份爱心传给下一代。

如今岁数大了,容士彦说,做公益更得争分夺秒。他最大的心愿就是让那些因贫困失学的孩子越来越少。近日,容士彦入选2016年度“感动河北十大人物”。


[责任编辑:zhang]
 
声明:除来源为燕赵环保网、河北电视台《今日资讯》、《绿色家园》的信息外,本站其他新闻资讯内容均来自互联网或网友上传,并均已注明来源,其内容和行为并不代表本站观点,本站不承担因转载所造成的一切法律问题。如有疑问,请尽快与我们联系0311-85380852;QQ联系:1203085793,将在24个小时内处理,给您带来不便,深感抱歉!
精华推荐
本类最新
最新评论
关于我们 免责声明 环保公益 联系我们 今日资讯
Copyright © 1998 - 2013 LvSeBiaoDian Inc. Yzhbw.Net All Rights Reserved
燕赵环保网 石家庄网聚文化 版权所有